比特币为什么会成为信仰

2019-07-08 15:47:11 来源:

  “互联网究竟将解放我们,还是将奴役所有人?”

  这句拷问灵魂的发问,是3个月前被英国警方逮捕的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(Julian Paul Assange)在一本书中深度讨论的问题。

  既想要互联网的开放性、公开性和包容性,又想要每个人的自由不被奴役,隐私不被偷窥、财产不被夺取,有没有办法做到呢?

  有!

  互联网加密通信,也就是传统所说的加密技术。

  加密通信嘛,老早老早啦!两千年前的希腊和波斯的战争中,希腊人把波斯军队的动向写成密文送往雅典。在准确信息的帮助下,希腊人调度有方,找到波斯军队的软肋,打败了当时无比强大的波斯军队,保障了希腊的自由和独立。

  不过,长期以来加密通信主要被应用于军事领域,例如,啃了一口毒苹果(现在苹果公司的标志)而自杀的图灵,就是破译了德国军队的密码,从而帮助盟军战胜法西斯。

  二战之后,NSA(美国国家安全局)雇佣大批密码学专家,开发了一系列的密码学技术。最初仅仅是为信息加密,后来又发展到身份认证、防止窃听、防止伪装、防止否认,从技术上来说主要分为身份签名和消息确认两块儿。

  互联网能够兴起,是因为其本身就使用了大量的通信加密技术。但这只是用于信息的传递,有人就进一步想了,密码学知识这么好,能不能用于互联网的价值传输呢?

  1982年,刚刚修完博士学位的大卫-乔姆(David Chaum)发表了一篇关于盲签名技术(Blind signatures)的论文。在文中他首次提出,可以利用密码技术实现网络上的匿名传递价值,他将其称之为eCash。

  10年之后,一群信奉大卫-乔姆思想的密码学专家、爱好者、程序员与极客们,发起了一项名为密码朋克(Cypherpunk)的社会运动——他们将密码(Cypher)与朋克(punk)结合,希望用密码学创建一个自由、不受监控的世界。他们信奉自由主义与开源社区的力量,大多将自己的作品以开源形式发布,让全球用户免费使用。

  这些人当中除阿桑奇之外,不乏大名鼎鼎的人物,例如肖恩-帕克(Facebook创始人之一)、布拉姆-科恩(BT下载发明者)、菲利普-希默曼(PGP技术的开发者)、约翰-吉尔摩(太阳微系统公司的明星员工)、斯蒂文-贝洛文(美国贝尔实验室研究员)、蒂姆希-C-梅(英特尔公司前首席科学家)——当然,也包括比特币发明人中本聪(Satoshi Nakamoto)。中本聪这个名字,有人认为是三星(Samsung)、东芝(Toshiba)、中道(Nakamichi)、摩托罗拉(Motorola)四家公司简称的集合。

  1995年,在哈佛就读大一的华人戴维(Wei Dai),注意到了密码朋克组织。他加入了他们,并利用业余时间创建了一个名为Crypto++library的开源代码库,一直维护至今。

  1998年11月,在密码朋克邮件列表中,戴维发布了b-money的白皮书,“数字加密货币”的概念由此而生——去中心化的结算架构、匿名交易、点对点网络。比特币的精神内核,在b-money中已经全部显现。

  “b-money无法被国家监管,也无法被政府控制”,戴维在它的白皮书中写道。10年后,b-money的白皮书,成为了中本聪比特币白皮书中的第一个引用来源。

  不过,戴维继承了华人谦虚的传统,他认为比特币的发明与自己关系不大,文章也是后来才被中本聪放到引用中的——但加密货币行业不会忘记他,如今稳居加密货币市值第二的以太币,就将最小单位命名为“Wei”。

   b-money出现之后,密码朋克邮件列表中,先后诞生了数十种加密数字货币,但却都没有能解决一个问题——

  如何真正实现数字货币的初始发行,将理论上的东西变为现实?

 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计算机博士后亚当-巴克(Adam Back)为了解决垃圾邮件问题,发明了哈希现金,这为加密货币的发行提供了可能的算法:执行哈希现金程序的计算机,在发送邮件时,需要额外付出几秒钟时间进行哈希运算,试凑出一个符合特殊规则的哈希函数值。

  到了2004年,密码学家哈尔-芬尼(Hal Finney)把哈希现金算法改进为“可复用的工作量证明机制”(Reusable Proofs of Work,即现在流行的POW),它被用于比特币出现之前的一系列数字货币实验,证明了发行加密货币的可行性。

  决定性的时刻来临了。

  2008年11月1日,比特币白皮书发布,中本聪将哈希现金机制改造成了比特币发行机制:用户贡献算力,打包数据,进行哈希运算;

  作为回报,比特币网络将比特币赠予首个挖出区块的矿工。

  工作量证明(POW)由此也成为比特币网络运转的基石。

  看到比特币的白皮书,哈尔-芬尼兴奋不已,立即与中本聪取得了联系。

  在两个人的讨论中,中本聪开发出了比特币的客户端程序,于是,比特币和区块链同时诞生。在创世区块上,中本聪写下了他对旧金融体系的嘲讽。

  “2009年1月3日,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。”

  ——这是当日的泰晤士报头版文章的标题。

  哈尔-芬尼很快下载了中本聪的比特币客户端程序,并指出了比特币运行时的的漏洞。后者则回复以修补方式并致谢。为测试比特币转账功能,2009年1月11日中本聪将10个比特币转给了哈尔-芬尼——这是比特币历史上第一次转账。

  哈尔-芬尼开始用自己的IBM电脑挖矿,因为没有竞争者,他一天能挖出100个比特币,他也由此变成了比特币历史上第一位矿工。

  相比前面提到的加密货币发展一系列牛人,中本聪属于密码朋克中的晚辈,但其造诣却远超这些人,而且他不像凯文-凯利(《失控一书的作者》)那样,对加密货币领域失败的前辈们顶礼膜拜。相反,在与一位研究者的信件交流中,他强调比特币的独一无二,嘲弄基于前人的那些“信任第三方”系统的失败(例如eCash),他很自信地表示:

  “我希望人们能够有一种区别,即人们认为‘我是第一次知道我们在尝试一个无信任第三方为基础的系统’。”

  中本聪对这些失败者的反省是,Beenz、Flooz、E-cash、B-money等虚拟货币先驱尝试的失败主要是由其中心化的组织结构所造成的。这是因为一旦为虚拟货币信用背书的公司倒闭,或保管总账的中央服务器被黑客攻破,该虚拟货币即面临信用破产与内部崩溃的风险。

  2009年2月,中本聪在IRC频道写道:

  “政府擅长击溃Napster那样拥有中央控制的网络,但是Gnutella和Tor这样完全P2P的网络看起来依旧安枕无忧。”

  中本聪行事异常缜密和细致,与任何人交流都使用PGP加密和Tor网络。加文-安德列森(Gavin Andresen,比特币基金会首席科学家)曾向记者透露,有很多人都冒充中本聪写信给他,但被他轻易识破,因为他们没有使用PGP加密。哪怕与最亲密合作伙伴交流,中本聪也使用加密技术,而且从不透露个人信息,所有人对他都知之甚少。

  他的谨慎当然是对的,斯诺登、阿桑奇的结果,大家都有目共睹。

  2010年,程序员加文-安德列森接触到了比特币,他开始向中本聪提交代码,优化比特币系统。中本聪逐渐对加文的代码有了信赖,有一天,中本聪问加文,是否可以把他的邮箱放在比特币主页上,加文同意了。

  自此,中本聪退居幕后,加文成了比特币开发的领导者,组建了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,致力于修复比特币代码的安全漏洞,提升比特币软件的稳定性,使其更易用。

  2011年,阿桑奇的维基解密,宣布支持比特币捐赠,社区一片欢呼。但消失已久的中本聪,却在论坛发贴警告这不是一个好消息,他建议阿桑奇不要接受比特币捐赠——这成为中本聪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一点信息。

  在密码朋克群中曾无比活跃的中本聪,自始至终未在现实生活中现身,他成了一个谜。

  2010年5月22日,比特币与现实世界中的第一笔商品交换出现——软件设计师拉斯洛用1万枚比特币,在现实世界中换到了2大份披萨,比特币从此有了在现实世界中的标价。

  (参见:与50亿元财富擦肩而过,是什么感觉?)

  ……

  中本聪创建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,被叫做创世区块,这来自于基督 教《圣经》中“创世纪”的故事。

 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:

  目前所有的比特币分支都共同信奉一个名叫“中本聪”的“上帝”,他们都拥有中本聪所写的一本名为《比特币: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》的圣经,纵然后面的一些分支已经开始自立门派(如BCH、BSV等),但依然无法改变总发行量2100万枚和“点对点支付”的本质特征。

  最可惜的,是中本聪开发比特币一开始最重要的“助手”哈尔-芬尼。

  2010年8月,他被确诊患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(ALS,和霍金一样的“渐冻人症”),此后数年,他与疾病苦苦搏斗,病情逐渐恶化,双手麻木、全身瘫痪……

  在2014年,他曾经用眼球转动的方式写过一篇文章:

  我通过一根管子进食,并通过另一根管子辅助我呼吸。我只能通过眼动跟踪系统来操作电脑。它还有一个语音合成器让我能够发出声音。我整天坐在我的电动轮椅上。我用arduino做了一个接口,这样我就能用我的眼睛来操纵我的轮椅调整位置。

  我基本能够调整过来,我的生活也不算太糟糕。我仍然可以阅读,听音乐,看电视和电影。最近我发现,我甚至可以编写代码,但速度很慢,差不多比我以前慢50倍。不过,我还是喜欢编程,他能给我目标。目前我听从迈克-赫恩的建议,通过现代处理器中的安全功能,设计支持“可信计算”,来强化比特币的钱包。现在几乎准备好发布了,我还需要调整下文档。

  当然,比特币的价格起伏也让我高兴,就像我的皮肤能够感受到一样。我的比特币是靠运气得来的,没花我什么力气。我亲身经历过2011年比特币的崩溃。所以看着比特币的历史,我知道来得容易,去得也容易。

  如果从文化和信仰的角度来理解中本聪,理解这些天才的密码朋克们,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和实用主义者,信仰非暴力,但他们也希望挑战旧秩序,保护个人隐私,并利用互联网来建立一个更公平、更开放同时也更保护个人自由、个人隐私的社会……

  比特币本身,就代表了他们的一种信仰。

  2014年8月,哈尔-芬尼与世长辞,根据他的遗愿,家人将他的遗体送往冰冻工厂低温贮藏——哈尔-芬尼的妻子说,丈夫对“复活”一事根本不抱奢望,“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把所有的信仰都给了这项科技”。

  未来,当然谁也不知道——

  但,只要你心怀理想并真诚相信,美好也许就在眼前。

关注同花顺财经(ths518),获取更多机会

责任编辑:wyj

0

+1

回复 0 条,有 0 人参与

禁止发表不文明、攻击性、及法律禁止言语

请发表您的意见(游客无法发送评论,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)

评 论

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

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,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。

最新评论

查看更多评论
  • 和而泰
  • 领益智造
  • 美格智能
  • 沃特股份
  • 维科技术
  • 科创新源
  • 威派格
  • 深科技
  • 代码|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